《心旅留痕》之长城四

作者: shuai 分类: 365bet官网开户 发布时间: 2019-09-09 12:48

  长城,已经成为中国人梦想中的精神高地。

  万里长城永不倒,其实是在中国人心中集聚了千年的一个梦想。正如宗教给人带来关于今生和来世的寄托一样,长城带给中国人的是现实安宁和恒久太平的梦想寄托。历代王朝不遗余力地修缮(shàn),其实是在宣示一个民族祈盼国家富强,团结一心抵御外辱的心迹,是在向着他们梦想中的精神高地发起集团冲锋时的呐喊。

  长城本来只是一个巨大的防御工事,然而在岁月的雕琢和历史风烟的熏陶下,已经逐渐走进中国人的灵魂深处。作为这块土地上文明的主宰者,几千年来,面对长城中国人的集体心理发生着巨大的变化。眼望着这道长墙,爱恨情仇轮番上演。爱他的刚毅不屈,恨他的懦而不争。复杂的心里,交织着变换的情感,把传说拗(ǎo)变成历史,把历史演义成传说,其实一切都在为集体心理的真实性服务。

  集体心理的真实性是一个国家和民族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所必须经历的心路历程。只有这个集体心理的真实性得到了确认,这个团体才能形成巨大的凝聚力。所以,正如远古的图腾带给人们神秘的力量一样,现实的标志物被神话为图腾后,所产生的自豪感会更具有号召力。一旦这个团体的集体心理的真实性被确立,那么它的顽强性和扩张性就会同时并存。中国自古就是一个缺少全民宗教意识的国家。因此,作为一个国家它必须形成和确认一个集体心理的真实存在。长城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承担了它的历史性责任。

  这完全是一种机缘式的巧合。长城的存在本就缘于秦始皇的一念之差,随后几千年的烽烟洗礼,哪一场风雨都有可能把它摧毁,好在汉文化虽历经几次大难,却终究练就了不坏之身。这其中有偶然,也有必然。

  就这样,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几千年。及到大清,长城开始走进了它的寂寞岁月。

  “秦筑长城以来,汉、唐、宋亦常修理,其时岂无边患?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,诸路瓦解,皆莫能当。可见守国之道,唯在修德安民,民心得而邦本固,而边境自安,所谓‘众志成城’者是也。长城呵,长城是个梦,是空的,是个无用之物!顶多是个摆设!长城呵,长城,自秦始皇开创长城,仅两世就垮了。大明朝,怎么样呢?他们用了百年之功,万人之力,没有挡住我大清入关,江山易主!诏之后世,凡大清国君,当持王道,取民心,练兵马,永不筑长城!”

  这种对于长城的刻骨铭心的认识并不始于康熙。其实,从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开始,人们就应该明白一个道理,长城不在崇山峻岭间,而在老百姓的心里。

  从个体上讲,长城给中国人带来了无休止的劳作痛苦,但就整体而言,中华民族还是愿意继续用这种痛苦来换取民族的强盛和国家的安宁。这就是精神战胜肉体的结果,就人类一切活动而言,最终的结果一定是精神的胜利,而非肉体的狂欢。

  作为人类花费几千年的时间,用灵魂与肉体堆砌起来的一个巨大的文明符号,自从长城的防御功能完全退化之后,它精神层面的东西反而被国人不断地强化起来。长城用它外表的长度,带给人们一种莫名的震撼。其实,这个长度向人们诠释的恰恰是它征服崇山峻岭,容纳岁月烟痕,穿越历史,在人类心灵数轴上刻下的精神高度。

  对于长城的情感宿命,一般中国人是无法逃脱的。因为从儿时咿呀学语的古诗和故事开始,长城的画面就在幼小的心灵里慢慢勾勒成型,并一点点被赋予上情感的釉彩,从此就再也无法摆脱,直到终老。在这其间,为了慰藉(wèi jiè),焦渴的心灵,很多人会不惜脚力地为了心中那一幅经年的图画去寻觅踏访,就犹如宗教徒朝圣一样。在这里,长城早已从风景演绎为精神的图腾。而且由个体的遐想,汇集成群体性的思维,进而演变为民族的共鸣。

  长城承载了万千民众不尽的遐思和祈盼的梦想。今天,“用我们的血肉筑城我们新的长城”已经成为全民族的呐喊,长城也在这呐喊声里实现了最后的升华!

  说到最后,长城的灵魂在哪里?我认为,长城的灵魂不在她绵延万里的身躯里,也不在她挺拔陡峭的险峻中。长城的灵魂,在她穿越千年的气脉里,在她见证历史的梦痕中。这些看不见,摸不着的东西才是长城永恒不灭的灵魂。她也深藏在中国人的心中和梦里。

  是长城皈依(guī yī)进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,还是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早已被长城拥抱。这是一个晦涩(huì sè)的命题,我不想去做所谓的论证,因为他们早已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了。

  长城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祭坛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